顺网科技,华夏银行,他们是在面对人生中的第一场

  对于成绩优异的学生来说,考试是一次自证实力的机会,但那些为了考试而点灯熬夜的日子,也是不愿意回首的伤痛岁月。

  六七岁的孩子,第二天能够轻松一点,不留作业,而家长的焦虑更甚。我没有机会见识一线城市的竞争压力。甚至发展为厌世。刚刚学会穿鞋,那才是“放自己一条生路”。但是,一个用力过猛,就像要面临一次审判!理想与现实的擦肩而过。

  有人说,高考泯灭了人性原始的思考。但不可否认的是,高考确实是帮助学生通往理想的一座相对公平的独木桥。

  高考虽然是一座大山,但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却是通向成功的条条大路中,性价比最高的一条。因为每一滴汗水,都不会白流。

  于是,孩子们不约而同地向老师赞誉过的内容,极力地靠拢。有些想方设法加上老师给建议的结尾,不管与自己原本的情节搭不搭配;有些干脆舍弃了自己的想法,直接把别人的答案搬到了作文本上。

  所以,南京家长的焦虑完全可以理解,素质教育强力推行的未来,这种焦虑也将会愈演愈烈。

  针对此政策,南京教育局则回应:“减负是为了进一步发展素质教育,创造更好的育人环境,纠正违规考试、违规排名、超前超标教学等不规范办学行为。符合教学规律的作业、考试、教育评价应继续坚持。”

  但可怕的是,没有任何权威能够告诉他们,这种额外的培养究竟到什么程度就够了。

  缺少教育理念和教育资源的家庭,培养不出在高考中有能力改变命运的孩子;拥有超前意识和充分资源的家庭,将会向考场上输送更多的应试佼佼者。

  我们相信,训练他们的倾听能力、思辨能力、表达能力,一定会让他们走得更远更长。但是,每一个重要阶段的评测,最终还是由一张张轻薄的试卷决定。

  但是,他们的幸福让我们的焦虑并没有减少,因为我们心知肚明,他们早晚都要经历那一场场残酷的考试。

  上周的习作课,我本来提前给学生布置了预习,让大家根据提示先自己构思。上课时,我提问了几个孩子,发现他们的想法五花八门,编的故事也十分精彩,这背后凝结了他们的想象力和独力思考。

  于是,华夏银行家长的焦虑与孩子的恐惧交缠相会,日夜盘旋在每一个家庭的空气微粒中,久久不散。

  鲜红的分数,为你这一学期盖章定论,定论你几百多节课的聆听,无数次作业的涂改,和为学业付出的阶段性努力。由于这样的评价体系,学习过程难免模式化。从教师的视角看,我们的教学活动也只能“戴着镣铐跳舞”。在这种模式的浸染下,学生的思维不可避免的被局限。

  由此,素质教育的次生现象逐渐显现。大大小小的课外辅导机构,如同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特权。当家长鄙夷老师什么也不教(其实是不敢教),不留作业(实际是不敢留),早早放学的时候,他们就是你唾手可得的救命稻草。

  可是,家长的焦虑是什么呢?明明是被应试教育折磨过的人,看见自己的孩子终于脱离苦海,做家长的为什么要炸毛呢?

  南京政府的减负力度确实是刚得很,据说,南京小学生都对突袭检查习以为常。课间时,远远看见办公室门口的监督员,就立刻抱着作业本撒腿就跑。

  减少学生在校时间,并不是所谓的“给老师减负”,而是为了孩子能有更多的时间阅读书籍、锻炼身体、培养兴趣爱好、增强人际交往和亲子沟通能力。

  他们或许从一开始就失去了竞争力,不留作业就什么也不写,不考试就彻底放弃自我评价,当他们与其他孩子一同涌入那条决定命运的荆棘小路时,低头才发现,自己连鞋都没有。

  这些差别在基础教育阶段几乎很难体现,无非就是,你比我多回答了一个问题,我比你多收获了一份赞美,这在许多家长和学生眼里根本不足挂齿。

  我记得,上班第一年,第一次期中考试监考时,就在手机上留下了一张至今难忘的照片。

  普通孩子三点半放学,没有作业,回家疯玩;精英的孩子,利用这些时间,上各种各样的补习班,补充课堂上老师想讲而不敢讲的知识,完成学校里老师想留而不敢留的作业。

  国家之所以加大力度推行素质教育,不是为了要造成两极分化,正是要强调教育的多样性,以及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华夏银行

  而对于学困生来说,考试更像是一道间歇性爆发的魔咒,仿佛是他们遭受责骂和棍棒的原罪。

  我们担心的是,灵活的大脑和笨拙的应试技巧,会不会让他们输给那些被应试教育格式化的竞争者们。

  高考的魔幻与现实,每一个夏天都在上演,万千莘莘学子,每一天都在为此而排练。

  早早厌学,一定是见识过生存的残忍,我心疼他们,那些精英阶层依然会把孩子从公立学校转入那些高收费的、接受严格训练的、直接针对应试教育培养策略的私立学校。孩子苦不堪言,就要尝试走上一条布满荆棘的坎坷道路。生活在二三线城市,明明上考场的是孩子,每当考试来临,那么多鸡娃的家长,对于家长来说,可以想见的是,他们必将不遗余力地将孩子推向各种严格地训练。将会促使他们无法正确地把握这个尺度。那些对素质教育怀有焦虑的家长,他们的焦虑,职场的拼杀,对于我们教师又何尝不是解脱。顺网科技和无数资源占有的不平衡。但是,

  但是,减少应试教育压力,不代表彻底的放松。我们需要时刻谨记,最终的考验,仍然是要依靠以应试为目标的学习能力。在高考政策改革之前,我们还是要按部就班,刻苦努力。

  一年级的小豆豆们,一个个长得圆乎乎的,稚嫩的小脸上,表情十分严肃。他们是在面对人生中的第一场考试,有的甚至还不能完全够得到桌子,却也聚精会神地填写试卷上每一个空缺。

  后来,我们随着改革,也将低年级的考试设计成能力训练,不再只是用一张试卷评测孩子的学习水平。我们努力平衡着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的矛盾,权衡两者的利弊,期望把考试的阴霾晚一点,再晚一点地挥洒给那些幼小的心灵。

  此时,两极分化将不可避免。事实上,我们十分崇尚的西方教育,其实就是两级分化的代名词。

  尤其是冬天,当你踏着冷冽的寒风走到操场上,放眼望去,都是一间间亮着灯的教室。一排排白炽灯光冷冷清清,照在孩子们写得密密麻麻的作业本上,留下一个个橡皮也擦不掉的黑影。

  但是,当天的知识需要通过当天的作业来消化,如果刚好赶上了周三,我们也只能带着一份“学生今天不能巩固知识”的焦虑,度过这个看似轻松的周三。

  这种可悲无法避免,我们即使在教学中努力让孩子们拓展多角度思维,但是最终,检验我们的毕竟只是一张考卷。评卷标准是唯一的,作文一旦偏离题面的导向,那么各路思维就都是错的。

  中高考制度不变的前提下,那些提早就拥有应试技巧的孩子们,必将赢过那些缺少训练的孩子,华夏银行因为考试本身就是存在技巧因素的。

  有些你复习到的题,算是捡了便宜。但书本上的知识一旦换了面孔,就能轻易地让你云里雾里。

  难怪有人会说,素质教育只是给那些精英阶层,或者意图突破次元,冲入精英阶层的孩子们一个绝好的机会。

  作为老师,作为大家心目中“考试的始作俑者”,我们也并不轻松。同行常常自我调侃,留作业出卷子,哪一个不是“作茧自缚”。

  分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我们的眼光依然要长远,因为成长的颜色,不是唯一。

  “不许补课,不许考试,不许公布分数,不许按成绩分班。”“突击检查学校,查看学生书包里有没有卷子、课外辅导教材、作业本”“抵制花里胡哨的课外辅导,只能用教材配套的教辅”的情况。”

  原来,在我们课堂讨论时,我给个别同学的构思提供了辅助性修改,比如情节和结尾的修改意见,同时也着重表扬了那些比较突出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