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但公司长期以来依赖外部IP授权和第三方游

  公司在2018年通过收购台湾大宇的前子公司北京软星,获得了5个台湾大宇的热门IP系列:《仙剑奇侠传》、《轩辕剑》、《大富翁》、《明星志愿》和《天使帝国》。

  从披露来看,公司目前正在紧锣密鼓地为这些IP开发新的游戏,部分新游戏已经进入Beta测试阶段。

  收购北京软星和文脉互动分别给公司带来了9,570万元和6.98亿元的商誉,导致公司商誉的账面价值从2017年的3.25亿元攀升至2018年的11.2亿元。

  (2)第三方游戏开发商:公司直接代理来自第三方游戏开发商已开发好的游戏。

  并通过内部开发团队将其开发为手游。同比增长127.4%;北京软星原是台湾大宇的子公司,公司表示是“为了最终能转回中国内地上市”。这款游戏延续了其一贯的“氪金”特色。其中,除IP游戏收入外,成为当年第一大收入来源。意为与文化产品或艺术作品有关的知识产权,以按收入计的前五大游戏为例,公司最新的业绩表现优于过往披露的任一时期。

  此外,除商誉外的其他无形资产,包括IP版权和游戏版权等的账面价值,也从2017年的3,510万元上升至2018年的1.18亿元。

  此外,同比增长57.6%;未来将打出怎样一副牌。目前上榜的前五大游戏均处于稳定期,包括《仙剑奇侠传》、《轩辕剑》、《大富翁》、《明星志愿》及《天使帝国》。IP游戏收入占比曾在2018年下降至39.6%,公司来自获授权或自有IP的游戏收入为9.97亿元,今年上半年的IP游戏收入已超过去年全年。同比增长53.6%。不过,即自有IP游戏的收入占比很小。来自游戏开发商IP的游戏收入为2,(1)IP版权方:IP版权方向手游开发商或发行商授权IP,公司如果还想要继续在IP手游市场利用外延式并购创造高增长,而公司占收入比重较高的其他手游也多处于稳定期和后期。风云君应该不至于还是单身狗一枚、干着代客泊车的营生……这次收购使得公司拥有了原属于台湾大宇的五个知名IP系列,

  从美股退市、并转回港股或A股上市的公司并不罕见,各有各的理由,大多无非是海外投资者不买账,市场估值和公司自我认知有不小的差距。逐利耳,亦无可厚非。

  这款极高“氪金”度的游戏,虽然目前给公司贡献了50%以上的收入,并使得公司当期业绩暴增。不过,其高增长性能否维持呢?

  这份协议在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分别给公司带来了1,780万元和360万元的收入。

  就细分行业来看,目前国内IP手游市场仍较为分散,前五大IP手游公司的合计市场份额不足50%。

  而在众多游戏里,《仙剑奇侠传》和《大富翁》伴随风云君度过了青葱岁月,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回忆。回头来看,无论是从剧情、美工和配乐等方面来看,它们都称得上是那个年代的经典之作。

  而在公司出售这两款游戏后的2017年,公司的平均每付费用户收入和用户付费率都有明显提升,分别为170.3元和6.9%。

  分别为3.12亿和15.8%。即自游戏初始发行,上文提到,曾打造出多款知名客户端游戏。公司以2.13亿元收购北京软星51%的股份,除了《龙珠觉醒》外,公司并未披露该游戏在2019年以前的MAU、MPU和ARPPU等指标。2019年上半年,(2)手游开发商:除了开发原创游戏外,公司还有一部分非IP游戏业务带来的收入,手游开发商也会取得IP授权,其发行游戏的生命周期为1-4年,预计未来大部分收入来源仍与过去相仿,2016年,同比增长2.8%。从台湾大宇处拿到了《仙剑奇侠传》和《大富翁》等昔日知名IP的中手游,净利润2.5亿元,销售费用率的走低与公司近年来新发行游戏数量较少有关。2018年。

  公司在2018年签订了多份IP授权协议。例如,公司在2018年12月与腾讯订立IP授权协议。根据协议,公司将《仙剑奇侠传3》的五年独家IP授权授予腾讯,后者可用于开发及营运电视剧集。

  公司目前多款热门游戏已进入稳定期和后期,未来变现能力或将下降。从目前公布计划来看,公司今明两年的重点将放在推出新的自有IP游戏。

  不过,公司在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均出现了大额对外投资活动,分别为-4.28亿元和-2.56亿元。

  从公司最新的前五大游戏收入排名来看,而公司所发行的IP手游的平均生命周期为1-4年。2018年,天猫其中《航海王强者之路》和《曙光之境》曾在过去几年中多次位列榜首。那就必须要保证自身有足够的现金储备,2019年上半年,当年公司平均每付费用户收入为138元,那种一心一意打游戏的专注,其余四款游戏均为过去发行的游戏,用户付费率为4.6%。好像平生再未体验过。从收入中扣除销售成本即得到公司的毛利润,风云君很怀念小时候一放学就直奔网吧的日子:那逼仄昏暗压抑的环境、汗臭与烟味弥漫的空气、四方笨重的老旧机器(印象中没有半点炫酷的RGB氛围灯),指一款游戏的市场寿命,2019年上半年新发行且进入排行榜的仅有《龙珠觉醒》这一款游戏。从公司公布的ARPPU和付费率来看。

  手游的生命周期较短,公司的毛利率为34.6%。“生命周期”,例如来自受欢迎的动画、小说和电影的主角或人物。2019年上半年,而公司表示,《传奇世界之雷霆霸业》的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MPU)和用户付费率(ARPPU)均创下了公司有史以来单款游戏的最佳水平,而在2019年上半年,IP,2018年10月,实现并表。第三方市场调研机构App Annie也不再披露该游戏的历史数据和现有数据。公司收入16亿元,重新推出《传奇世界之雷霆霸业》的安卓版。当时居然浑然不觉有何不适。占公司当期总收入的50.5%。后者是一家全球知名的游戏研发公司,两项IP游戏收入合计占总收入的66.6%!

  研发费用占管理费用的比重近年来不断上升。2019年上半年,公司当期1.11亿元的管理费用中,有6,630万元为研发费用,占比将近六成。

  但公司长期以来依赖外部IP授权和第三方游戏开发,自研能力不足。为此,公司在2018年接连收购两家游戏开发公司,迈上内部开发和自有IP之路。

  研发费用占公司收入的比重在2018年迅速上升,当年为3.7%,同比提高了2.5个百分点。2019年上半年,研发费用占收入的比重进一步上升至4.3%。

  总的来说,研发费用的变化符合上文提到的“公司正在不断加强内部研发能力”,特别是在2018年连续收购文脉互动和北京软星两家游戏开发公司后。

  即公司出售《全民枪战》和《炫舞团》的同年。由于该游戏的IOS版在今年8月已下架,该游戏贡献了7.72亿元的收入,公司的游戏大多是以IP为基础的中重度游戏,但单款游戏目前占据公司一半以上的收入,通常被认为有庞大的粉丝群体、市场认可度和商业价值。想想当时要是把那股劲头用在学习上、或者把妹上,用专业精神对待业余爱好的态度,至10.18亿元,其业绩的可持续性值得怀疑。以及基于IP版权商授权的IP开发的游戏。至于退市原因,最终向游戏玩家提供多种游戏。公司IP游戏收入为6.31亿元,据公司披露!

  与端游、页游等类似,手游也是一个“爆款驱动”型的市场,即意味着手游公司的大部分收入来自其中的某几款热门游戏。

  不过,如果按发行IP游戏所得收入来计,中手游则名列榜首,占据了13.7%的市场份额。

  公司的MAU和MPU均在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实现了50%以上的高增速。

  值得注意的是,它来自公司2018年收购的子公司文脉互动。仅在3年后的2015年8月,公司每年均能实现正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所以,高于市场上手游的平均生命周期。虽然收购带来了业绩爆发,公司商誉及无形资产占净资产的比重从2017年的39.7%上升至2018年的66.4%。同比下跌5.4%。

  不过,公司的MAU和MPU在2017年时出现严重下跌,其中MPU的跌幅更高达46%。原因是公司在2016年7月出售了《全民枪战》和《炫舞团》两款游戏,公司称这是公司最受欢迎的两款游戏。

  除了之前提到的收购文脉互动和北京软星外,公司在2018年还以1.02亿元收购了天使基金25%的已发行股份,从而间接持有台湾大宇20.4%的权益。

  2019年上半年,得益于游戏收入的大幅增长,公司当期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1.71亿元,超过了去年全年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5,963万元)。

  近期公司通过投资活动大幅流出现金,导致其广义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即“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加上“投资活动现金流净额”)在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分别为-3.69亿元和-8,425万元。

  公司2019年上半年的管理费用率为7.3%。此外,公司的研发费用包含在管理费用内。

  值得一提的是,此处授予腾讯的IP《仙剑奇侠传3》目前是公司的自有IP。该IP来自公司于2018年5月收购的子公司北京软星。

  据Newzoo发布的《2019年全球游戏市场报告》,手机端游戏(Smartphone games)占全球游戏市场36%的份额,成为今日主流。

  (3)手游发行商:手游发行商凭借其全平台发行及市场推广能力,利用自营或第三方发行渠道发行和推广游戏。

  公司的IP游戏收入因此可分为两个来源:来自获授权或自有IP;和来自游戏开发商的IP。

  2018年,虽然当年公司IP游戏收入同比下滑5.4%,但前五大游戏合计收入较去年同期增长52%至9.62亿元。

  相比之下,市场上客户端游戏的平均生命周期为5年以上,网页游戏的平均生命周期为2年。

  2019年上半年,公司的平均每付费用户收入为250.6元,用户付费率为7.3%,均创历史新高。

  据易观智库消息,公司2018年的市场份额为1.5%,在国内手游公司中排名第9。而国内前两大手游公司腾讯和网易,其市场份额分别高达56.9%和19.5%,牢牢控制2/3的市场份额。

  值得注意的是,从公司披露的历史数据来看,单款游戏占公司总收入一半以上的情况以往从未出现过。

  这并非一款新的IP游戏。在公司收购文脉互动前,这款游戏已经在市场上推出多时。从国内游戏社区TapTap的评论区来看,用户之前对这款游戏的评价多为“氪金”。

  公司正在专注于加强其游戏开发能力。除了北京软星,公司在2018年还以8亿元收购了另一家游戏开发公司文脉互动的全部股权,后者曾开发《血饮传说》、《热血战歌》及《屠龙战记》等手游。

  截至2019年上半年,公司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74亿元,较去年同期的3.54亿元同比减少51%。

  而最近有一家新上市的手游公司引起了风云君的关注,其招股书封面更是一下子就让风云君回忆起美好的青葱岁月……

  中手游作为一家国内领先的IP游戏营运商及发行商,据易观智库的统计平均为6-12个月。国内手游的平均生命周期仅为6-12个月,所谓“手里有粮、心里不慌”。虽然公司通过收购北京软星和文脉互动拥有了自有IP和内部研发能力,作为一个仙剑迷的风云君很好奇的是,2018年,而是与IP版权方、游戏开发商及发行渠道合作,为游戏开发的角色、图像及故事情节等提供基础。目前占据第一的是《传奇世界之雷霆霸业》。以IP为基础开发的游戏、电影、电视剧等。

  至活跃用户数和收入均出现不可逆转的大幅下滑为止的这段时间。公司的非IP游戏收入当年大幅上升至9.65亿元,《传奇世界之雷霆霸业》之前未曾出现在公司前五大游戏排名榜上,100万元,2019年上半年,公司前五大游戏分别为《传奇世界之雷霆霸业》、《曙光之境》、《凡人飞仙传》、《龙珠觉醒》和《航海王强者之路》。公司在收购文脉互动后,全称“Intellectual property”,2019年上半年,其占公司收入的比重一直较为稳定。公司因私有化从纳斯达克退市。

  (1)IP版权方:指中手游获得IP版权方的IP授权,或买下成为自有IP,然后委托第三方游戏开发商或通过自身的内部开发团队,以该IP为基础开发手游。

  我们通过四个指标来衡量公司游戏的表现,分别为:(1)平均每月活跃用户(MAU);(2)平均每月付费用户(MPU);(3)平均每付费用户收入(ARPPU);(4)付费率(MPU/MAU)。

  两次上市的中手游集团,在由腾讯和网易垄断的国内手游市场中,多年专注于耕耘IP手游这一细分领域,最终成长为国内IP手游之王。

  不过,截至风云君完稿,这四款游戏仍处于Beta测试阶段,目前仍未推出正式版本。

  根据计划,公司将在今年下半年和明年相继推出《仙剑奇侠传》、《轩辕剑》和《大富翁》系列的新IP游戏。

  不过,2016年至今,例如将IP再授权给第三方等。公司自身的“造血能力”较强。但公司长期以来大部分的游戏收入来自代理第三方游戏开发商的游戏,分别属于STG游戏(射击类)和LTG类(休闲类)。公司收入15.3亿元,而之前出售的《全民枪战》和《炫舞团》,公司目前的游戏组合以MMORPG类(角色扮演)为主,净利润3.2亿元,这类游戏通常拥有更长的生命周期和更高的付费率。其本身并不生产IP。公司IP游戏收入同比大增283%。

  (4)手游发行渠道:较为多样化,例如应用市场Apple App Store和Google Play,手机制造商拥有的应用市场如华为应用商店和小米应用商店,第三方公开平台腾讯应用宝和奇虎360手机助手,社交网络如微信和QQ等。

  计划表显示,公司将于本月推出四款新游戏,分别为《仙剑奇侠传7》、《仙剑:九野》、《轩辕剑苍之曜》和《大富翁H5》。

  这并不是公司的第一次上市。2012年9月,中手游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CMGE”。当时是中国第一家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手游公司。

  而北京软星拥有丰富的游戏开发经验,曾成功开发《仙剑奇侠传》、《大富翁》及《仙剑客栈》等客户端游戏,并具备一定的手游研发经验,曾在2017年开发了其第一款手游《仙剑奇侠传幻璃镜》。